儿童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内容

笔下温情之父母精美

来源:儿童文学网   时间: 2020-12-05

我不是一个诗人,也不是个文人,甚至算不上半个文学爱好者。喜欢写,但大多都离不开的精神遐想,这样的文字顶多能娱乐众人片刻。脱离现实的文字,犹如水中钩月,冷而锋利,却最终伤了柔情、痛了自己。

与文字结缘是在高考之后,那段时间心里积满了情感,总想用某种方式宣泄,终于,发现自己生锈的笔尖上生出了一朵墨花。于是,一点点的促其绽放,未想到,到如今,花未开却先落,凋零了我那些执着的岁月。刹那间,我就感觉自己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没有任何的意象可以载负伤感。顿然,心泪迸发,默默地感受人世冷暖。

终于,时间和现实把我逼进了生活的死胡同,我不停的后退,却无济于事。时间它比我快啊!从我的脚下、发间,甚至是我思想中走过。就在那一刹那,我看不见爸爸妈妈越来越苍老的脸,我看不见外公外婆消失的慈祥,我看不见向我伸出的手。谁也看不见,我在心上人的记忆中失明了,从此,只能孤零零的独依斜阳,舔舐着愈合的伤口。

伤口,真的很痛,像文字的棱角一样扎进了我的温情。再也不想执笔,只愿呆在电脑旁,用简单的文字,一遍又一遍的书写哀伤。我本不哀伤,可为什么却要为人哀伤呢?每每夜深人静,一个人,时而发呆,时而伤感,时而畅想未来。

未来,对于我来说,太遥远,无法企及,只能俯身平庸,平淡一生。依然迷茫,像大多数同龄人一样。当发现别人在不停的进步时,总会责怪自己的不努力。时间、出生条件和受教育情况,这些都成了我的借口。于是,我在借口里抱怨,在抱怨中消极,在消极中死亡。

看见别人乐观豁达,而自己的人生却染上了一层伤感的惨白吉林有没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这让我不由的开始怀疑人生。在未接触现实之前,我一直相信,拥有理想就是成功的第一步。但现在,已经开始渐渐地放弃了自己的爱好——写作。

其实我不擅长写作,且写作的初衷也只是为了让别人关注自己。这让我想到了一些作家,他们的写作初衷不是为了金钱,也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也许在他们看来,自己出名便是父母的幸福。实际上,天下父母皆同爱,谁又不会为子女的辉煌而破涕为笑呢?

我的就是一位很好的母亲,记得在镇上一所中学念书时,母亲来到学校里,当我去与她见面时,她像平日一样唠叨了几句,无非是多穿衣服、照顾好自己之类的话语。我听得很是不耐烦,心中初生的喜悦也荡然无存了。其实自我到镇上念书后,母亲是很少到学校里来看望我的,在我的记忆里,母亲只来看过我一次。而就是这一次,已使我难忘一生。可我那时却是极爱面子。母亲体胖,脸上长有一些黑斑,看上去有些浮肿,头发不长且不漂亮,这让我对母亲的相貌有些反感。那时,同学之间隐隐有攀比之心,家境本来不好,不能在衣着上与别人一比高下,可在母亲上,我也败得一塌糊涂。

想想那时的我,可真是有些可笑,竟然嫌弃自己的母亲。就是这位母亲,她曾用血水化成的乳汁哺育过我。而我呢?却在她来看望我的时候怕她给我丢脸。我的脸有那么重要吗?我想那时的我可能是忘记了自己的这张脸是谁塑造的。没错,是母亲,十月的怀胎,孕育了我这个不孝子。

母亲是个节俭的人,比节俭的人更节俭,所以,从小到大,零花钱少的可怜,别说零食,就是一盒散发着奶酪香气的生日蛋糕也是一种奢想。我猜想这不仅是因为母亲只受过小学教育,也因为这在贫苦线上挣扎的家庭。

我的是北京的癫痫病哪里治疗好个高中生,在众多人的眼中都是一个十足的书生,几次高考,都以接近分数线而名落孙山,之后,父亲在别人的介绍下,认识了不远的母亲,就这样,我和哥哥都在这段延续至今的爱情里由花朵脱落成了果实。可是遗憾的是,我仅仅只是一个半成品,因为我憎恨父亲,他的严厉和唠叨使我烦恼。 他是传统上的父亲,把子女当成私有财产,因此,我的童年,几乎没有过真正的自由,别说开放的思想。每当我和哥哥犯错时,他没有细声的教导,不是打就是骂,生活在他的淫威下,让我变得性格畸形,不愿敞开心扉,走向快乐,走向生活。

父亲也不是我想的那么差,其实他是爱我们的,就在去年哥哥准备到别人家做女婿时,父亲因为不舍而躺在床上像个女人一样哭了,哭的非常伤心。在我的记忆里,父亲从没有哭的如此伤心。那时我们一家四口租住在一间不大的房子里,哥哥去了嫂子家,只剩下我和父母。听到父亲的恸哭声后,我无动于衷,似乎与我无关似的。这种感觉和汶川大地震时看到电视上的凄惨画面差不多。真不敢相信,自己竟会如此麻木,亲情淡漠。

母亲在一旁劝导着,劝着劝着,母亲也跟着哭了。我从没想过,一件喜事却衍生出这么多的悲情。我虽不赞成父亲那传统的思想,但我知道他的出发点是为了哥哥将来的幸福。父亲一边哭,嘴里呢喃着什么?当时我没有听清楚,现在自然记不得了。后来才知道,父亲是不舍哥哥嫁为她夫,毕竟含辛茹苦的养大了一个儿子,怎肯轻易的送与他人。

我家坐落内江隆昌,而嫂子家却在绵竹,两地的距离已经超过父母对儿子爱的范围,所以,只能在某些现实方面做出一些最后的坚持。母亲思想较为开放,她是答应了哥哥去嫂子家,其实母亲是最不舍哥哥的,毕竟是身上掉下来的肉。本该母亲哭益阳儿童癫痫医院的眼泪,父亲提前为母亲流了。我知道,母亲的眼泪是噙在眼中,只是她更坚强,待到父亲的抽泣声敲破了她的爱后,她的眼泪才像决堤的洪水一般滚流。

我睡在对面的那张小床上,正为自动辍学后的就业问题烦恼,一直没有回过神来。试想一下,一个向往大学的孩子却进入了一家自考学校,他的心该是多么悲凉。既是如此,母亲也要为我每年一万多的学费和生活费挥汗洒泪。在学校里,除了每天那几节少的可怜的课外,便是躺在床上睡觉或者看小说。节俭的父母每个星期给的生活费少的可怜,除了正常的食堂吃饭外,几乎剩不下多少钱。起初,心中非常埋怨父母,为什么他们不能为自己创造良好的家境。看着别人衣着艳装,而自己只能身披廉价的衣服时,心中是多么的难受啊!

后来,渐渐地习惯了,每个星期定时回到租住的小屋,然后又从父母那儿领来少许的生活费去学校艰难地度过一个星期。学校里是在没有什么值得我歌颂的。学校的教学大楼和宿舍是租住的,狭窄的校园挤破了我的大学梦,加之课程少,学到的东西少的可怜,在一番犹豫后,还是毅然放弃了求学之路。父亲和母亲只是稍稍的劝说了一次后,便不再劝说了。我的辍学,对于他们来说,是减轻一大负担。父母都是身无一技之长的人,所以只能像大多数的打工者一样出卖廉价的劳动力。

在我的高中语文书首页上,我曾写下了一小段话,大概意思是要出人头地,挣钱让父母过上好日子。这段话被父亲看到了,他看后应该有些感动,但当时他并没有表现出来。后来,作为父亲的他竟然用这句话来嘲笑我,这句话对我的伤害不亚于他说我写小说是在做梦。那刻,我真的很痛恨他,像仇人一样痛恨他。这件事不是唯一,而是众多中最具代表的一件。这些事至今依旧沉淀在我的脑银川癫痫病正规医院海深处,它们给我的伤害不仅仅是自尊心的伤害,更是折断了我想飞的翅膀。

这些日子,我回到租住的小屋,几乎没喊过他一声父亲,哥哥亦是如此,但为的目的不同。曾经,在父亲的精神压迫下,我曾想到过死,我不喜欢这个家,不喜欢这个父亲。他对于来说,在某种意义上只是一个符号,他尽了他的职责,而我却依然不愿去画下这个永远不能改变的符号。我与父亲可能是天生的敌人,所以,心中的恨一直蔓延至今。

离家,儿时就有了的想法,每当被父母用棍条教训后,委屈的自己就会生出这种想法。想法很单纯,主要是想教训一下父母,远走他乡,再也不回来。可我到现在也未去做,我想原因主要是因为自己还是一个孩子,没有健全的自由,所以,只能在家的附近游荡、

对于父母来说,我是叛逆的,这点我是深信不疑的。事实如此,我的确违背了父母的意愿,在家的荒地上筑造了一个巢,快乐忧伤,独自承受。每当感到孤独时,还是会想起家,家里有父亲、母亲和哥哥。在它们的身旁,我可以感到漂泊时没有的感觉,这难道就是温馨。

终于发现,不管自己走到哪里?都离不开家,离不开父母,离不开亲人,他们爱我,我也爱他们。曾几何时,我疏远了他们...

如果落叶终要归根,那就让我用最后的微笑舞出回家的幸福。如果父母的笑容已老去,那就让那些在黑夜里微凉的思念化为我笔下的温情,温暖父母脸上皱纹间的那些沧桑岁月。

胡写一通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日于成都 竹鸿初笔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jtnzx.com  儿童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