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内容

我的新年-[心情散文]

来源:儿童文学网   时间: 2021-01-09

    春节过后,我回老家看望母亲,这次也和村子里二十多年没见面的十几个童年的哥哥姐姐们相聚了一次,觉得开心而快乐。
     二十多年后的相聚,虽然我们的身材都已变形,有的胖了,有的瘦了,我们的鬓角也已开满了皱纹的花朵,甚至望着对方,突然之间叫不出彼此的名字,但我们熟悉的乡音依旧还在,我们少年的影子依然还在。谈笑中,安永哥向我讲述着他的新年以及他记忆中的故事,希望我写出来,我欣然答应。
       我的新年是从三十下午开始的,因为在小城里开店谋生,直到年三十中午,才关了门,急匆匆的往老家的村子赶。固原到卧羊川这条熟悉的路,我虽然来来回回走了无数次,但此时却感到这四十多公里的路是那么的遥远而漫长,望着路边迅速后退的房屋和苍翠的青松,心里充满了回家的喜悦,只想更快的回到父母身边。走近村子,一股熟悉的乡土气息扑鼻而来,此时许多人家的大门上,都已贴上了鲜红的对联和绚丽的"福"字门神,一阵阵“噼噼啪啪”的鞭炮声接二连三的响起来。下午的阳光慵懒的照着家门口的老柳树,颠疯是什么原因引起的树上的小麻雀“叽叽喳喳”地唱着欢乐的歌迎接着我的到来。披着温暖的阳光,轻轻踩着乡土,迈着轻盈的步子,跨进家的门槛。
       放下简单的行李,喝几口父亲泡的热茶 ,便感到消除了路途上的劳累,浑身轻松了许多。父母忙着为过年做准备,我也积极参加,拿起扫把帮助年迈的父母清扫院子里的垃圾,把院子里杂乱的东西整理放整齐,和父亲一起给家里的每道门贴上喜庆的对联,然后抹抹桌椅和茶几上的灰尘,再帮母亲给炕铺上了新的花床单,家里立刻也有了新年的气氛。现在的我,虽然不像小时候那样盼望过年穿新衣服或者兜里揣几颗糖果到处炫耀,但还是满怀热情地等待着新年的到来。在我们的忙碌中,太阳婆婆也急不可待地赶回去过年了,当最后一缕夕阳隐藏在山后时,我也和母亲一起忙着准备饺子馅。
     除夕摇摆着裙裾姗姗而来,村庄在缭绕的炊烟里飘散着年夜饭浓浓的香味,我们一家人围坐在桌前,啃着香喷喷的猪骨头,吃着各种凉菜,等待着春节晚会的开始。吃过饭,一家人围坐在热乎乎的大炕上,听着父母和我们拉着家长里短,感到温馨而舒畅。看着电视屏幕上眼花缭乱的春晚节目,还不失时机忙里偷闲的低头北京军海医院是公立的吗 有清楚的吗盯着手机,展开红包大战,抢几分钱的红包,心里却像吃了蜜一样甜的乐开了花。直到零点的钟声敲响,全村子的炮声此起彼伏,震耳欲聋,烟花也争相绽放,像仙女撒花,千朵万朵缤纷绚丽。烟花又像一棵棵火树银花,把漆黑的除夕夜点缀的像一件镶嵌着水钻的彩袍,光芒万照,充满了诗情画意。
       大年初一,早早吃过母亲煮的饺子,便拿上香,表,炮和村里的父老乡亲们来到迎喜神的方位,上香,点纸放炮,虔诚的迎接财神的到来。家乡的人们都在这新年里祈愿这一年我们的生活美满幸福,日子过的如愿以偿。听着“咚咚”的敲鼓声,我的手也痒痒的,便走到大鼓跟前,用自己十几年都没用过的打鼓技艺,狠狠地敲打着鼓背,发泄着新年里心中积攒的欢愉 。喧天的罗鼓声欢腾着与脆响的爆竹声连成一锅沸腾的热浪,滚滚的传递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此时男女老少也尽情地享受着这份快乐。在炮声与鼓声的欢乐中,我怀揣着一份喜悦慢悠悠的溜达到发小家,约几个常年不见面的发小相聚。摆上几个小菜,开几瓶啤酒,几个人热情洋溢,吆五喝六的划着拳,输了就仰头喝着大杯的酒,酒过三巡后,几个哥们相互诉说着离别的想念,对有些还在外面没有回家过年的发小,就通过微信吉林哪家癫痫医院好?群毫无顾忌地胡乱扯谈一翻,表达着我们相互的牵挂。在忆苦思甜中,就各自撬开了记忆的闸门,旧的故事喷涌而出,我们又不由自主地翻出童年那些三十几年前滑稽的趣事,他调侃说那年你喝醉了酒,喊出了“某某你等着,等我出去挣个千儿八百的钱回来娶你”的豪言壮语,可最终她做了别人的新娘,你的愿望也没有实现。他也记起来在某一年的过年时,三十几个同龄伙伴,聚在一起喝酒,整整折腾了一夜,那天半夜的时候,因为口干舌燥,几个人你来我往,踉踉跄跄的出外面找凉水喝,直到第二天早晨,主人发现水缸盖子闻丝未动,而半桶泔水却不翼而飞,这才知道喝醉酒的人错把主人家放在上房房檐下猪食桶里的洗锅水当凉水喝了,酒醒后的我们都为自己的失态感到啼笑皆非,也觉得我们傻得可笑。这件趣事让我们相互取笑了多年,如今仍然记忆犹新。我们还记起了谁和谁谈恋爱,经历了多次波折磨难,最终修成了正果;还有谁曾经偷偷地暗恋过谁;谁向他表白遭到了拒绝等等,一件件过往的故事被晾晒在我们面前,把我们牵回青涩的年华,光阴似箭,从流年的指缝划过,往事如烟,浸染着红尘,也醺染出我们两鬓几缕白发,见证着我们曾经纯真的友谊。
       这个年,就是我们这些癫痫病可以治好不已经准备当爷爷奶奶的人在一起回忆往事的年。我们聚在一起,不分身份地位,不论家在何处 ,无关收入高低,无关世俗职务,只回忆同龄人的趣事。我们的年,是回家后见了小孩子不知道是谁家娃娃的年,我们的年,只是属于我们这些60后70后出生的人的年。
     听着安永哥讲述着他自己的这个充满回忆趣事的新年,我们都很开心,在歌厅里都情不自禁的咏唱着心中的老歌,年少的点点滴滴随着歌声飘散,曾经的美好萦绕在我们眼前。我们的欢声笑语盛满了酒杯,激起白色的浪花,满满的流淌着。我们曾经的一串串脚印,深深地留在了故乡的小路上,那些风干的记忆,被相聚的喜悦,滋润的潮湿而鲜活,我们共同举起酒杯,仰起头饮干了友谊的陈酿。
  年就这样悄然而去,而我们也将背上自己的行囊,离开家乡,离开父母,踏上自己的人生轨迹,为美好的生活而努力奋斗。 

阅读和发表文章请来心雅文学网!免费阅读心雅文学网每天推送的精美微刊内容。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jtnzx.com  儿童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