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内容

蓝眼泪的约_散文网

来源:儿童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蓝眼泪的约

你不幸的苦果,是我前世种下的因。

(一)谁说我怕狗

那天,天气很好,傍晚的阳光虽然不再那么刺目,可和着云彩,带着温柔,远看又像是挂在树上一般,却显得更美了些。

已是上初三的我,平时就忙得吓死人,下了课,我独自一人坐在河边看——这已是我多年来无声而成的习惯,看着劳作归来的人们,看着水面泛起的点点波纹,望着远处,想着遥远的。

人家说,一个人的时候,你就会想着望向远处,一来远处的天地会把你的思念放淡放远,让你觉得宁静;二来是希望有一天可以看到那个人从远处归来。( 网:www.sanwen.net )

而我是在干什么?

突然,听到有人说了些什么,我回过头来,就看见了你——好像有点害羞的看着我却又不太像,我先是吓了一跳,毕竟突然有个人出现在我身后,还是一个娴静如水的曼妙,想想都觉得很玄,安静了一会之后,还是我先开了口:“这个,你···有事吗?”

你没有回答,只是很安静的看着我,那两水晶一般闪亮的眼珠,顿时让我一阵发麻,脸突然觉得热热的,心里想想:“还是走吧,这也太奇怪了。”

刚准备离开,你好像突然回过了神一样,轻轻地说道:“不好意思,你叫什么?是经常在这里看夕阳吗?”我怔了好一会,才笑着说道:“哦,我叫宁珏,这个嘛,就这样喜欢随便看着而已。”只见你低着头想了一会,“啊”了一声微笑说着:“原来是这样啊。”

我又吓了一跳,想着:“这还是刚才那个文静如水的,哦,原来我忘了水也有波涛汹涌的时候。”

接着你静静地说:“我也很喜欢看夕阳的,几乎每天都看,只要是有阳光的日子,我都不会错过,我觉得这是上天给我的礼物一样,给我如此的温暖。我以后也要在这里看夕阳,可以吗?”

我听着,看着你充满生气的眼神,突然觉得这眼神好熟悉,好纯白,原来世上竟真有这样如月的女孩,而且心中突然有什么炸开了的感觉,一阵迷离,最后被你不知所措的眼神拉回现实,我赶紧说道:“当然可以。”你居然开心的跳了起来,我好像有了些免疫似的,也不再对你的突然行为过于吃惊近乎痴呆了。

突然,你问了一句:“你是不是怕狗?”

这下我真是快傻了:“一个刚见面的人居然知道我的死穴,这可不行,这以后可怎么办呢?好像基本没人知道呀?(因为这里除了几起狗伤人事故,所以早就没什么人养狗了,就是有那么一两只,也是锁着的)奇怪,她怎么会知道呢?难道她见过我被狗咬?”我可是绞尽脑汁想了一大堆,最后冒了一句:“谁说我怕狗?切,你被骗了,哈哈。”

你只是不屑的眼睛转了转:“哦,是吗?”然后手指突然指向我的后方,叫了句:“狗,狗······”然后大叫。我一下子跳了起来,抓着你的手,躲到了你的身后,然后蹲了下来,不住的叫着,还有点发抖的样子。

你转过身,说道:“喂,你不是不怕狗的吗?”还笑着打着手势。

我抬起头,慢慢站起来,看着你的酒窝,手指不住的在空中点着,说着:“你···好,算你狠。”随后我慢慢冷静下来,你居然还在笑着,我慢慢的说出口:“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毕竟人都是有好奇心的嘛。

你的笑终于停了下来,只是说:“不记得的相遇,有什么意义。”

我怔在原地,你慢慢离去,那身影,似曾相识。

(二)再相识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在村子门口,因为我知道你也是要去上学的。

见了我,你有点诧异,不过显然不太惊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随口一问:“你在等我吗?有什么事吗?”

我想了一会,说道:“昨天我已经问过大人了,你们家以前也在这里住过,后来搬出去了,最近也是刚刚搬回来,所以我怀疑我以前是见过你的。”

“那又怎样?”这是你的回答。

我一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是不知怎么的就说了句:“如果我想起来了,会有什么意义吗?”

你惊讶了好一会,有过一阵脸红一闪而逝,随即你又轻易说着:“不知道。”

“还有件事,很重要,我怕狗的事,你要帮我保密,行不?”

“看。”

“什么,这也看心情?这很严重知道吗?你知不知道死穴是不能随便让别人知道的?”

“切,关我什么事。”

······

我们一路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居然可以一直说到学校,天啊,我当时也有点诧异原来说话能力还是挺强大的嘛,以前真是小瞧了自己。

进班之后,才发现我们是一个班的,我心想这下糟了,知道我破绽的人居然跟我一个班,以后可怎么过啊?我为此还唏嘘不已!可原来我的担心太多余了——你很少跟班上其他人说话,甚至多余的话从来不说,让我惊喜不已,却又觉得你有点小神秘。

下课之后,你居然消失了,后来才知道原来你特地回去换了一件衣服,跑去河边看夕阳了,我也冒冒失失的跑去,却发现了你的。

当我慢慢的来到河边的时候,我吓了一跳,你穿着带着格子的碎花裙子,坐在我昨天呆的地方,用手撑着脸庞,看着远处的夕阳,仿佛能看穿一般,那一刻如此又如此熟悉,看得我都乱了心神,乱了时间。

也不知过了多久,夕阳早已不见,而我依然站在那里,不知在想些什么。等我反应过来,却发现一张纯脸在盯着我看,我赶紧转过脸,四处张望,最后定了下心神,说道:“额,你——是吗?”我终于红着脸说出了我心中的疑问,可是你只是看着我,没有回答,我于是马上说:“额···这个···不好意思···我还以为······”一句话也没说清楚,只听你噗嗤一笑:“傻子,是我啦。除了我还有谁知道你怕狗呀!呵呵。”这一刻,你笑的很好看,让我感觉在中一般。

“你真的回来了?当初为什么就离开了?”

“这个以后再说吧。”

“对了,你怎么会先回去换衣服,再来看夕阳呢?”

“额,这个嘛···你——”

“我怎么?”

“回答喽。”

“回答什么啊?额,你别走啊······”

······

(三)凌月

与你重识的这一天,我失眠了,我想起了很多年以前,好像那些尘封的一下子都回来了一般。

多前的一天晚上,天上忽然有过一阵电闪雷鸣,之后,归于寂静。

有人说,那一天还下过一阵蓝色的。

而我就出生在那一晚,很晚,很晚,第二天,天空却像以前一样没有什么奇怪的,而我哭的稀里哗啦的,居然一整天没停过,声音还不小,大人们都急的慌了。

得了癫痫病的治疗医院哪里好

长大一些,我总是喜欢穿比较大的衣服,因为我觉得这样比较不拘一格,而且似乎还显得心胸宽广,自由自在,可我却总是一个人,一个方向,从来不需要同伴,因为我觉得那些人太多事,而且都是于我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我不想这么无聊。

我喜欢一个人坐在山坡上吹风,躺在田野里睡觉,躲在树下看天,坐在河边看夕阳,那时候,我想,这夕阳总是一样,好像没什么好看的呀。可是总是不自觉的想去看看,哪怕一眼也好。

那一天,我走到河边,准备去看夕阳,却偶然的发现了你,一个穿着带着格子的碎花裙子的你。

我问:“你是谁?”

你微微转过头,愣了一下,说:“凌月。”

你的眼睛真好看,我不知道为什么没有问你其他的事,只是说了一句:“你在这里干什么?”

你看着那片晚霞,对着夕阳笑着说道:“这夕阳,多美。”

突然有些影像在我脑海中闪过,好像很久以前听过这句话一样,那么熟悉,那么真实,就好像来自心底的呼唤,一下子涌进脑海。

我顺着你眼睛的方向望去,突然觉得那夕阳也有可取之处,并不是那么一无是处的,至少可以让一个少女如此倾心,如此。

我说:“是啊,是挺美的,可是似乎总是一样的。”

你说:“不会啊,人每天都是不一样的,夕阳怎么会总是一样呢!”

我没有说话,或许是对你的默默赞同,又或许是无所谓去争论。那天不知怎么的,我跟你说了很久的话,好像多久以来积累的话语全都冲破封印,涌出胸口,或许当初的封印就是为了今日的,在积蓄力量。

你告诉我,你很喜欢看夕阳,几乎每天都要看,每次一呆就是好久,这次是你刚刚搬来后第一次看这么美的夕阳,你找了很久才发现一个这么好的地方可以看夕阳的。我看得出来,你开心极了。

你还说你从小就没有流过一滴眼泪。

我说你这是要储存好眼泪,想要到时候洪水泛滥是吧?

你笑着,没有说什么。

我说,我每天也会来这儿看看夕阳的,只不过每次都只是一会而已。

当金色的太阳在大地上终于只剩下微弱的光芒,你也该离开了。

你刚准备离开,回过头笑着说了一句:“对了,你叫什么?差点忘了问你的名字了。”

我看着你的笑脸,有点醉:“我叫宁珏。”

你晃了一下头,好像在想些什么,却突然说道:“明天见。”

然后你转身,离开。

看着你远去的身影,我有过突然的不舍,不过我知道明天会很快到来的,而你,也将随着夕阳而来。

夕阳终于落下帷幕,虽然又只剩下我一个,但是我已感觉轻松的多了,我隐隐的觉得你不是你,却还是你。

(四)说好一起去

多年以来,我们终于不知怎么就黏在一起了,一直打打闹闹,好像谁也离不开谁。

我们在树林里绕圈,说着要是抓住了我就要打手心,我不时地出现在树的左边,又跑到树的右边,你居然是个不分左右的家伙,我大笑着故意被你抓住。

田里的新芽到处都是,一片片绿都适时地冒了出来,河边的杨柳也已经垂下了那高傲的头,一直一直落到河面上,偶尔一阵风吹过,就在那里点下阵阵波纹,像极了老树的年轮,只不过是发散的。

这时的天气却还是有些冷的,我们像往常一样在这个时间逃了课,你照常坐在我的车子后面,开心的摇摆着双手大叫着,还不时摇着头,哼着小调,极了。很快的就到了看夕阳的地点,下车后你坐在柳树下,我在旁边扔石子,你在用柳条编着环,还是穿着带着格子的碎花裙子,只不过是大了些的。

我说:“这天气真好啊,要是一直是这样的天气就好了。”

你敷衍着说:“是啊。”眼睛却一直注视着手里的环,还在用树叶把那些树枝的棱角包裹起来。

我问:“你在干嘛?”

你说:“编环啊,做这个得小心才行,不然很容易就划破手指了,编好啦,这个给你。”

你拿起编好的环递给我,自己也戴了一个,还让我戴上,我疯了,因为那个居然和你的一样大,我的头都快挤的不行了,还没戴好,倒是把缠上的柳叶挤掉了一些,露出了那些粗糙的棱角。

你哭笑不得的说抱歉,然后站起来准备跑掉,我急速的站起来跟着你赶,绕了几个圈子,你还是被我抓住了,我笑着挠你的胳肢窝,你求饶着说再也不敢了。

我们站在河边看着血红色的夕阳慢慢的落下,像一个饼一样慢慢被大地吃掉,这是我们一直喜欢做的事,还有一件事就是每天赶在太阳出来前起床,然后看着金黄色的朝阳渐渐升起。

风还在吹着,水面上波纹在不停的走动着,在晚霞的映衬下,泛起阵阵光芒。

你说:“这样子真好看,要是每天都可以看到就好了。”

我说:“听说太阳东升西落,最后终会在大海里消失,所以她落下时在海边停留的时间会最长。”

你高兴的叫着,问我是不是真的,我说应该是吧。

你说:“那我们约定好,以后一起去看海,去海边看夕阳,好吗?”

我笑着说:“好啊,还可以带你去山上看海,看夕阳,那是最好看的了。”

你差点跳起来,大声说:“说好了你可不准反悔啊,不然你就惨了。”

我愣了一下,笑着回首,夕阳原来只剩下一小半了,不过光芒还是很亮,很亮。

(五)大花猫和小花猫

后来,有一天你突然地不知所终,没有人确切的知道你去了哪里,你们一家都搬走了,连告别都没来得及,我哭了很久,什么也没想通。

现在,你又突然的出现了,我有惊喜也有,我想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又不敢说出口,我怕说出来了你又会不见了。

,真的很漫长,早上起床,我头重脚轻,差点摔倒,一看镜子吓了一跳,原来自己已成‘国宝’,我还真怕一出去,会无端被人抓去动物园供养呢。还好今天不上课,我睡了一整天,傍晚时分出于某些习惯,我还是起了床,来到了河边等着看夕阳,而你已经在那里了。

就这样慢慢的,我们开始了重新认识,熟悉。

直到有一次我听在外回来的大人们说,隔壁村有一座小山丘,虽然只有百十来米高,但那时对我而言已是很高的存在了,还知道山的旁边就是一座大池塘,平时有很多人都跑去那里钓鱼,这可让我开心的不得了。

我偷偷的告诉你,你高兴的好几天睡不着。

终于有一天,下了课,我找到你,说:“月儿,我们今天去那座山上看夕阳好吗?”

你想了一下,忽然很正经的说:“嗯,好。”然后脸上笑开了花。

我却不知道,这个会是让我一辈子都的决定。

我们都回家简单的准备了一下,然后我载着你,一起向那个向往已久的目的地成都治癫痫病医院出发,路上我们说说笑笑,着该怎么度过这个傍晚。

终于到了,原来那座山并不算矮的,而且满山一片碧绿,充满了生机和情趣,吸引着两个异客,这时钓鱼的人大都已经回去了,大概是已经钓到了鱼,回去做饭吃了,只有几个小伙子还呆在那里守候着,希望再多钓一些再回去。

年轻的时候,总是这样不知道,可也正是这样,才会斗志昂扬。

我们把车停在一边,然后找到一条上山的小路,那条路挺险的,可是我们还是决定上去,既然来了,怎么能后退!

我在前边慢慢地爬,你跟着我,我不时地回过头,伸出手拉你上去,还叫你小心点,本来山不算高,可是对于我们,毕竟有些吃力,爬到一半,我找了一个地方,说:“我们先休息一会吧?”

你喘着气,脸有点苍白,出了很多汗,说:“好。”我扶着你坐下,喝了一些水,过了一会,体力都有些恢复,就又出发了。

这次我拉着你的手,一步一步向上爬去,有几次险些摔下去,终于也不知过了多久,我们来到山顶,一到那里,大家都累得不行了,坐在那里大口喘着气。

看着你一脸惨白,我心有不忍,忽然觉得真不该这么任性把你带出来的,要是你出了什么事,我怎么对得起你?

我说:“月儿,你流了很多汗,没事吧?”

你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我用袖子擦着你额头上的汗水,你这时却显得十分安静,眼睛还是那么充满灵气。

擦着你脸上的汗水,忽然,我笑着说:“你看你,都成了小花猫了。”

你脸上一红,撑在地上的手直接涂在我的脸上,接着大笑着说:“你现在是大花猫了。”

我假装生气,说:“不行,你耍赖。”

你回到:“谁叫你笑我的!”

说了一阵,最后我只好屈服在你的歪理之下。

我想了想说:“哦,那就是大花猫和小花猫了喽。”

你笑了,本已苍白的脸也渐渐看得见些许红润,虚弱的身体也开始有了力气。

你转了转头,突然叫了一声:“快看。”

我看过去,原来夕阳已经开始下坠了,红红的,沿着池面看过去,平静的水面泛着金色的光芒,偶尔几只水蜘蛛爬过,一阵波纹向远处慢慢荡漾,把人的心都拉了过去,简直美极了,像一幅画一样,真想时间定格在这一刻,而你也永远在我身边。

看着你脸上还残留的汗水,我说:“要是有一阵清风就好了。”

你也说:“是啊,那该多美。”

谁曾想,风,不知不觉竟然来了,而且不大不小,温柔可。那一刻,我觉得原来只要有心,一切都可以成真。

你看着夕阳落下的方向,眼睛都没有眨过一下,我就知道,你很喜欢。

原来,只有尝试过,才知道是否值得。

(六)对不起

自从那次山顶之约后,我记得你很久没去上课,后来,再见到你,却总觉得你不一样了,可是我看不懂,没有注意到你的虚弱,没有在意你的体重减轻,还是喜欢拉着你一起去看夕阳,你仍然会去,我以为没什么。

可进入高中之后,你不知怎么的说话少了好多,以前我们有什么事都会坦白说出来,可是现在都变了,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这样子,很难过,问你,你却什么也不说。

我不知道为什么还是依然会去找你,和你一起逃课,一起去看夕阳,可是心境却早已不同了,终于有一天,我说:“我不想去看夕阳了,你自己去吧。”

你只是说:“哦。”就转身离开了,可我分明看到了你眼角的闪烁。

终于,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学习也开始一团糟,我不知道我们为什么会这样子,我忍不住在一天放学对你叫道:“月儿,我们这是怎么了?”

你还是什么也没说,就这样不知不觉的走了。

“难道逃避就可以解决问题?”我不禁问自己。

那一天过后,我告诉自己,永远不要再求人了,永远只靠自己,永远高傲的活下去,即使只能是一个人,我也欣赏孤傲,我,这样才能不会受伤,不会疼。

我开始与其他女有来往,说是要弥补以前失去的机会,和她们一起笑一起闹,完全忽略了你,还有你的世界。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要把对方伤的鲜血淋漓,才能证明自己的存在。

很快的我就有了另外一个女,我们常常牵着手进出在你面前,这时候你却总是面无表情。

可是当一个人心里还有另一个人的时候,对眼前的人总是不会那么用心,不管再亲密也总是像隔的很遥远一般,毕竟另一个始终住在心里。

或许以伤害一个人为目的的根本就不是爱情,也注定得不到上天的垂青,我和那个她也很快的分手了,而那天,我似乎并没有任何不开心,仿佛像解脱了一样,自己终于不用怀着愧疚和虚假的面孔骗人了,这种感觉真好,可是我却失去了这么久。

我终于明白,我还是爱着你的,可是我伤害了你。

我觉得抱歉,很对不起你。

我开始一个人出现在你的眼前,在教室,在去寝室的路上,在食堂,可是你已经有些逃避,我想,你还是在怪我吧。

有一天,我一个人来到以前的柳树下,准备坐着看夕阳,却看见你坐在那里,眼睛一直盯着远处看,看着那金色的波纹随风走远,原来夕阳和波纹从没变过,还是那么迷人,可是我们却已经变得不成样子了。

你的手边还拿着刚用草编好不久的环,是两个,其中一个比另一个大。

我静静地走过来,坐下来说:“对不起。”

你说:“没什么好对不起的,本来很多路就得自己一个人走的,而我也是注定。”

我问:“为什么会这样?”

你只是说:“就当作错过吧。”

我大声说:“不,我不要。”

或许是吓到了你,你愣了一下,就离开了,只留下那两个环。

你嘴角动了动,我没有发现那是对不起。

是错过吗?还是与自己的妥协?

(七)不要哭

从那以后,你离得我更远了,脸色却更苍白了,我不知道你是怎么了,我的所有企图接近的尝试都认为是无效的。

而你的身边,出现了另外一个人,你终于还是远离了我的世界,我开始很恨,有人说爱的尽处就是恨,而我终于弄不明白自己究竟是爱还是恨了。

你们经常在一起,一起吃饭,一起自习,一起逛街,只是没有一起看夕阳,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喜欢看夕阳了。

很多次,你们在前面走,我默默地跟在后面,不敢上前,而你的一颦一笑都让我难过,更多的却是舍不得。

有一天,我看见你们在吵架,他很生气,却更多地是伤心,而你是冷漠,还有一点笑。

我的同情心顿时泛滥不堪,突然觉得自己以前没有做错,难道男生就是随便来给人刺伤的?你也太30岁的年轻人会发生癫痫病吗?不知道珍惜了。

第二天,你没有来上课,第三天,第四天······都没有来。

他也是一样。

我好奇,也想知道你怎么了,于是跑到你家里去。

一进门,发现居然外面都没有人,而且静的可怕,明亮的天空顿时觉得好灰暗,这个世界好像变得不认识了一样。

突然听到有人大叫一声月儿,我于是很快的跑进去,看见你的坐在床边哭泣,床上还躺着一个人,还有那个男生——南微,我突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却不敢相信,很久才慢慢地说道:“她···她怎么会这样?”

没有人回答我,所有的人只是静静的看着床上的人儿,默默的哭泣,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近乎吼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很久,很久,还是没有人回答,只是南微六神无主摇摇摆摆的走了出去,嘴里还在说着:“为什么?这真的值得吗?”

我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呆呆的看着床上的人,那个苍白的面孔,已经丝毫不是我所认识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封信递到了我的面前。

你的母亲说,这是月儿留给你的。

我颤抖着,看着那个你画了一颗心的图案的信封,慢慢的拆开:

亲爱的珏: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请不要哭,不要为我难过,好吗?

遇见你是我一生注定的宿命,我为这宿命不悔。你不知道,可以再见你更是我一生最大的。

记得那一天第一次在河边遇见你,我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只是当时并不知道, 我们不仅仅是似曾相识。

后来我们一起打打闹闹,哭哭笑笑,真的度过了一段很很美好的时光,这是我一直珍惜的,而且永远都会是。

还记得在河边做的约定吗?说好一起去海边看夕阳的,我还没有忘记呢,你呢?

真的好想好想去海边看夕阳啊,如果能与你一起在山顶看夕阳,我真的觉得此生。

终于老天不负有心人,我们不顾一切,爬上了那个小山丘,看着那金色的阳光,还有那灿烂的像笑了的池面,还有你温柔的呵护,我觉得自己很幸福,当然老天还送来了另外一件东西,让我的情再深也无法继续下去。

你肯定看到过我那苍白的脸,你猜到了吧?

我从小就有一种病,医生说如果不病发的话就没有什么问题,可是如果不小心病发,那就再也难以活下去了。我曾天真的以为,这只是吓唬我的,或者我的病根本就不会病发的,哪有那么容易,就让死神找上我呢?我也只是一个平凡人啊,凭什么得到死神的光顾。

可是,死神却在我感觉最美好的时候到来了。

先声明,请千万不要自责,这不是你的错,你知道去山顶看夕阳是我一直以来的追求,为了这个愿望,我可以不顾一切。

回来后,去检查,医生告诉我,我的病复发了。

我茫然无措,那一刻,伤透了心,可是想到你,还有你那可爱的脸和笑,我决定为你做最后一件事,那一晚,我做了一个非常奇怪却很真实的梦,说我是天界的仙子,而我们原本是一对神仙眷侣,可是最后不得不分离,今生就是为了前世的情而再相遇。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我会不顾一切的爱上你,原来我们早就在一起了,这更加让我坚定为你做这件事。

我知道你很爱很爱我,可是我已命若琴弦,弹指即断,不想你一辈子都这么不开心,不想你活在回忆里无法自拔,请原谅我的自私。

我故意冷落你,不和你说话,不管你和其他人怎么样,不和你去看夕阳,还请求南微跟我一起演一场戏,来让你死心,你不知道我的心有多痛,看着你和其他女子牵着手,我的心都在颤抖,却只能装作没看见。

南微终究是不忍的,他劝我告诉你,不要一个人承受,我们吵了起来,最后他不得已只好答应继续这个故事。

我终归是要走的,这里果然不属于我啊。

亲爱的珏,本来我不想写着一封信来告诉你实情的,这样你得多自责我几乎可以想象得到,可是我的爱不想你就这么被骗,不想你付出了这么多却什么都不知道,更不想你就这样忘了我,忘了我们的爱,忘了我们的约定,我是多么矛盾啊。

那个梦,我感觉是真的存在过的,或许你很快也会明白。

好好活下去,珏,这是我唯一的愿望。

深爱你的月

我无语,连泪都流不出来了。

像失去了支撑一样,我一下子瘫软下来,终于跪倒在你的身旁,握着你那渐渐冰凉的手,已经丝毫感觉不到你的气息,看着你的脸,想起了我们在一起的日子,想起那时河边的誓言,原来我已经偏离了这么远,我内心的温度急剧下降,口里一直念着:“你不会的,你起来啊,求你了,你起来我什么都答应你,我们说好的一起去看海的,你不能不陪我,不能食言,你忘了吗?”

我泪眼朦胧,哭着说你不能这么自私,丢下我一个人,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眼泪早已变成了蓝色。

我有些昏昏沉沉的睡去,却不知道这一切只是用了另一种方式开始变得清晰。

(八)雨神

“这里是哪里?”

我似乎是在梦中,却很真实。

有一个人说道:“雨神,你终于醒了,你这一睡就过去了千年。”

我一愣:“说道,我?雨神,这是哪里?”

那人回答:“天庭。”

“那你是谁?”

“天帝。”

“我怎么会睡一千年呢?”

“那你就好好想清楚。”说完,天帝手一挥。

千年前,王母寿诞,群仙都来贺喜,雨神也和雷神,电神等一起来到瑶池,当时有很多仙女为王母排练了一个舞蹈,在那天就在瑶池舞了起来。

那些仙女们个个都是倾国倾城的女子,而且每一个都是才德出众,这是王母特地为这次寿诞选的人选。

其中就有玉树仙子,她可是天界公认的第一仙子,只是她性格高傲,而且整天都是一副冷漠的面孔,好像把任何事物都不放在眼里,那时天界还没有禁止神仙相恋,因此很多神仙一开始都很喜欢她,可都被她拒绝了,而且大多是严词拒绝,不留情面,慢慢的,也就成了冷美人。

这一次,刚上任不久的雨神看到了这个绝世的仙子,也像其他人第一眼一样,就爱上了这个仙子。

可是前辈们告诉他千万不要碰这个人,免得他受伤。

可是同样高傲绝伦的雨神哪管这些啊,他只相信自己想做的事没有做不成的。

他还说一定要让她爱上他。

寿诞结束的时候,他忍不住冲了上去拦住了她,换来的却是一个冷眼和一巴掌,她就直接离开了,而他只是发愣。

后来他经过很久的观察,知道玉树仙子平时都会先去竹园采露水,去瑶池见见王母,接着去四海看看,再回来修炼,然后就是坐在云头看夕阳——这是她湘潭癫痫病医院哪家好?最喜欢的事。

于是他起的比她更早,在竹园里采好露水等她,开始的时候她并不领情,还是自己亲自去采摘露水,然后去瑶池,他就在外面等她出来,有时一等就是好几个小时,可是雨神并没有灰心,然后就是跟在她后面陪着她游四海,有时候太阳太烈了,他就变一朵云来遮在她头上,她眼见下界天灾人祸不断,很是叹息,于是雨神就把干旱给淋没了,把火灾吹灭了,把洪水平息了,又找来风,雷,电等兄弟帮他降福世间,等她出来看夕阳的时候就在旁边静静的坐着看她,而她只是对着太阳笑,好像完全不在意其他的事物。

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连雨神都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玉树仙子改变了,他在人间做了很多好事,人们都很爱戴他,于是纷纷为雨神立祠建庙,用人间香火来供奉他,这就让很多其他神仙的香火出现了问题,很多人对雨神不满。

可是雨神丝毫不知道,也没有在意,只是一如既往的跟着玉树仙子,希望有一天能够打动她,却不知道每天她要是看不见他出现,也会失望好久,或者说是失落。

爱情或许就是这样,在你认为不该来的时候就来了,很多时候不经意的我们就被改变了,而自己却还什么都不知道,好多人一辈子寻寻觅觅也没有发现,所以也就错过了。

(九)事变

终于他们没有错过,在雨神的下,玉树仙子开始接受他,每天他们一起采摘露水,在林间打闹玩耍,然后雨神依然在瑶池外面等着她,只是她一般很快就出来了,接着两人去天际遨游,相伴,在四海飘飞,看见人间有难,就一起解救,为人间做下不少好事,人们开始记得雨神旁边有一个女仙子,在雨神的神像旁又修建了一尊玉树仙子的神像供奉。

最开心的就是两人一起相互依偎着,坐在云端看海,看夕阳,诉说着各自的心事,说着天界和人界的奇事怪闻,谈论着过去和未来,充满了欢声笑语,他们总是要等到太阳完全进入大海才依依不舍的回去。

她总是笑着说:“这夕阳,多美,总是看不尽看不厌啊。”

他会说:“那我就一直陪你看下去。”

慢慢的,很多神仙都知道了他们相恋的事,很多人看不惯他们的感情,特别是那些以前被玉树仙子拒绝过的神仙,他们觉得雨神根本就没有资格和玉树仙子在一起,再加上神仙在人间的香火之争,很多人感到不平衡,他们的嫉妒心开始泛滥不堪。

终于,很多人联合起来,向天帝告状,说雨神分明是叫凡人为他建庙,对天帝的威严有很大威胁,一阵阵诬陷不断,天帝终于也不耐烦了。

天帝最后颁布新天条,禁止神仙相恋,不准玉树仙子再和雨神来往,而且罚雨神看守南天门百年,玉树去竹园浇水百年,想活生生的拆散这对恋人。

在新天条实施的那一天,两个人相互看着,好久好久。

他们反抗,却没有人同情他们,到处都是冷眼和嘲笑,可他们依然坚信自己的希望,相信总有一天可以改变现状。

他,在南天门前,看着这世事变迁,人界朝代更替,心中却想着如何才能与玉树相见,想着他们并没有错,想着如何能逃离天庭。南天门是清冷的,这天界看上去是平静极了,除了偶尔几个来访的神仙,也就没什么人烟了,天庭,竟不如人间繁华,神仙,真不比凡人自由。

而她,独自一人,徘徊在竹园中,每天按时给那些竹树浇水,又看着这竹叶的出现和凋零,心中自有无限恨意,她恨天庭,恨这个腐朽的制度,恨他们连恋爱的自由都不给她,更恨那些所谓的神仙,连凡人都不如。

这里,虽不时有几个姐妹过来陪她说说话,可是却无法把她‘解救’出来,她真的很固执,或者说是痴情,她已经不是那个冷漠的人儿了,亦或者她从来都不是冷漠,只是那些人不懂她,好不容易得一知己,怎么肯轻易放弃。

(十)灰飞烟灭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了,好不容易熬到百年,他们的惩罚结束了。

这要是人间,恐怕終得把青丝熬成白了,或许中间就再也等不到了。

这一天,他们跑向对方,这百年的惩罚不仅没有让两个人的感情有丝毫动摇,更是加深了两个人之间的理解,他们懂得对方是不会放弃自己的,更懂得了珍惜。

百年的思念,一旦释放,到底会是怎样的结果?

百年,对普通人来说,忘记一个人足矣,可是他们却记得更深刻了,他们把记忆都藏得发酵了,散发着久违的醇香,引起人们回到他们相恋的时光。

他们不管不顾了,什么天条,什么惩罚,通通滚开。

他们奔跑着,终于看见了对方,相互嘶喊着,这该是怎样的一次相见啊,百年积淀的足以让天地动容。

突然,轰的一声,雨神倒下了,在他们的手即将接触的一霎那,这一次,很多人为他动容,经过百年还能不变的爱情让他们任何人都觉得汗颜,于是他们纷纷跪下,请求天帝赦免他们,可是已经迟了,雨神已经永远的闭上了眼。

玉树这一次只是呆呆的望着雨神,望着那隔得如此之近的脸,如今已是一片惨白,她静静的走过去,抱着雨神,抚摸着那沉静的脸庞,那眉,那唇。

她突然笑了。

一滴蓝色的眼泪划过脸颊,轻轻地打在了雨神的脸上。

她轻启朱唇:“下辈子,记得要来找我,这滴眼泪我来世来还。”

最后她轻轻地吻上了他惨白的唇。

瞬间,两个人化作一片蓝色的光芒,不停地飘散,飞舞着,终于消失。

很多年前,在她刚修炼成神仙的时候,就有人告诉她,你终生都不能掉眼泪,否则必定会灰飞烟灭。

她始终都记得,可是这一次是她的选择。

既然今生无法在一起,就早早的约定好来世吧。

在那之后,天帝很是愤怒,这本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于是很快的就废除了神仙不能相恋的天条,他不想让悲剧再次上演,可惜时光不能倒退了,他还特地恩准两人转世投胎相遇,继续未了之情。

后来,那个女子几经转世,变成了今日的凌月,而那个男子则是宁珏。

(十一)再约一次

突然天帝手一挥,雨神醒过来,大叫着不要,身体在发抖。

“怎么了···怎么了?”我被人推醒。

原来是你的,他说刚才我的身体一直在发抖。

我说:“就是做了一个梦。”

我看着你脸上那些蓝色的泪滴,是我刚才哭过的痕迹。难怪我要风就有风,难怪你这么喜欢看夕阳,难怪我们爱的如此不知不觉。

我说:“月儿,我来信守我们的约定了,我们还要一起去海边看夕阳,还要继续那未了情啊。”

原来,我们的相识不是偶然,我们的相爱是多少年前就已经写好的故事。

你不幸的苦果,是我前世种下的因。

我们再约一次好吗?下一次谁也不要先走。

文/沧海听心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jtnzx.com  儿童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