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内容

谎言_散文网

来源:儿童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谎言

文/赵晖

嘣地一声,拉灭了白亮亮的灯管,吴礼之一头栽倒,生冷香儿的气。

清冷,从窗外投进,霜白中看到了床头柜上和冷香儿的合影。在男人兴穿高跟鞋的年月,他硬是穿了三厘米高的火箭头红皮鞋,才弄了个与冷儿齐眉……

吴礼之有成就感,睡吧,再想就复杂了。

睡不着,等睡着的时候天都快亮了。( 网:www.sanwen.net )

翌日,他坐在编辑室,编完稿件,写最后一条内容提要时,冷香儿才舞动连衣裙摆,蝴蝶样扑了进来。

冷香儿艳光四射,吴礼之抬头挖了一眼,有点不敢看了。

见吴礼之稀焦焦的眼眶如老鸡婆啄了的烂杏,噗嗤一声,冷香儿笑了出来。

吴礼之天生喜感,像极了电视剧里雌化的演员,倒爬眉下的一对豆眼滴流一转就能引发笑神经,他是有名的搞笑侠 ,在单位跟谁都合得来,尤其酒场上,缺了他就少了气氛。

下了班,吴礼之买好了热面皮,猪油饼,尽快吃完,在院子里打了个转身,立马回房,拉下浅绿色蚊帐。

冷香儿脱去薄如蝉翼的连衣裙,就势躺倒在他身边,刚闭上眼,吴礼之就侧过头来,鼻尖抵住了她艳若桃花的腮。

冷香儿说了声:“就一个晚上嘛!”

吴礼之像没听到 ,一双手灵活机动地解开了后背的扣子,拉开奶上的大罩杯,睁大一对豆眼,努力寻觅。

冷香儿纳闷。

冷香儿是播音员,白粉粉的瓜子脸,前挺后崛的性感胚子,本来就让县城芳菲失色,加上甜美声线,几乎全县人都为她打动。不说乡下,光县城,凡人员密集的地方,包括县委,政府大院都架着高音喇叭。广播一响,预告节目,播送新闻,她甜声音听得好多人挠耳窝子,县上头儿们的名字 ,一上她嘴,格外悦耳响亮,故外传有头儿就专等广播响的兴趣,吴礼之为此几分欢喜几分忧。

盯着冷香儿,吴礼之成了X光机,透视了一遍,没发现可疑之处,就闭上了眼睛。

通常,他看冷香儿,冷香儿只要说声“还没看够?”吴礼之一个鬼脸子,一句“谁让你长得耐看哩!”就把她哄乐了,这回反常,无论冷香儿怎么满脸堆笑,吴礼之总是不卡马西平治疗癫痫病效果好吗屑一顾。

晚上,吴礼之的发小石蛋蛋请客,名义上请吴礼之,实际请的是冷香儿。

一般情况下,吴礼之还是给石蛋蛋面子的。自打馆舞厅升级改造后,乐队撤了,小姐上了,宽大的舞池分割成封闭包厢, 舞池只有巴掌大了。

小姐未上市前,冷香儿无疑是大众眼中的一块小鲜肉,她一出现,现场就一片霞光,遇到接待上级头儿她都要拿上话筒,发表祝词,等头儿进入状态后,她的不能算完,还要陪头儿跳舞,中间穿插她的主打曲,舞曲一曲接一曲,曲曲都落不下她。

石蛋蛋呢,政府办资深秘书,年龄比一位副县长大了一岁半,他基本上脱离了写材料,跟头儿,主要业务是协助年龄偏大的后勤主任搞接待,有消息透露,开年后他很有可能接替后勤主任,如此角色,县上的各种接待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舞会更不例外。

问题就在这里,一回,石蛋蛋酒后上场,乘着酒兴,猛烈撞击了冷香儿,动作完成得十分麻利,别人是没看见。石蛋蛋一高兴说漏了嘴,传到吴礼之耳里,他也没发火,把话润了下 ,直接传给了石蛋蛋老婆马艳。

石蛋蛋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法说冷香儿昨晚上被一个“大个子”搂进了包厢 ,出来时,连衣裙摆都挂在腰间。

不被琐事闹心的吴礼之,感觉自己的脑袋少了容量,好多人就盼着冷香儿的艳闻哩!

软来,肯定问不出名堂,来硬的,在单位住,浅门浅窗的,要是冷香儿带上,大声播送几句,等于搞了直播

“香儿,昨晚上你到底做啥来?”吴礼之问。

“和同学聚会呀!”冷香儿答。

“十二点以后呢?”吴礼之问。

“八点钟,我接到局的条子,我就去了。”冷香儿答。

“活动没提前通知?”吴礼之问

“临时加的。”冷香儿答。

“都聚了些啥?”吴礼之问

“先在秦人家园聚餐,后在北纬一区K歌。”

冷香儿答。

“能K 一个通宵?”吴礼之问。

“怎么不能,四个环节。十八个人,每人两首

,一首三分钟,多少?有人高兴了就不丢话筒。跳舞,两个多小时吧,讲笑话,谈,工作,,困惑,迷茫,烦恼,压力等等等等不多吧,那架势,别说一个通宵 ,就三天三都有说上的,你信不?”冷香儿反六盘水癫痫病应该如何治疗问。

“就的,遇到这,一激动,光我一个都吹一晚

夕。”吴礼子说。

“对头,小吴。”冷香儿说这话时,眼里藏温情,嘴里发嗲声,吴礼之心生芳馨,从恋起。冷香儿这样昵他。他感到得蛮蜜意。

“香,以后再别冷我了。”吴礼之说

“必须的!”冷香儿铿锵有力地答。

石蛋蛋没请到冷香儿,原因是吴礼之还没弄清“大个子”到底何人。前天,县上并没什么活动,再说,县上主要头儿都是中等个儿,还有几个锉身子的,冷香儿的十八个同学,其中一半是女的,剩下男的,他在照片里看了N遍,也从没发现“大个子”

石蛋蛋善于编。

十年前,吴礼之,冷香儿,石蛋蛋喝了一整天闷酒,把喜糖朝着冷香儿像手榴弹一样投掷过来,口里还呜噜呜噜叨着什么,好多人劝他:晚了,早的时候做啥着哩!

一听这话,石蛋蛋气得活似一头发情的公猪,满院乱毁,他动用所有人脉,不惜花费,从乡下粮站调到了面粉厂,就是冲着面粉厂车间的冷香儿来的。年前的一天上午拿到调令,下午他就在厂长跟前报了到,过完年,他急躁得像个红卫兵一样第一个来上班,不多时日 ,谁料 “”节的一场演出就就让冷香儿一下跳出了咣当当,轰隆隆, 充满机油味,浑身扑得像个雪人一样的面粉加工车间,走进了宽敞明亮,铺满柿子色木地板,女们特别神往的播音桌。

石蛋蛋景阳冈大虫样一个扑空后,接下来就一个大回转 ,告别了车间,当上了粮食局秘书,干了十个月,似乎熟悉了下业务,又过度到政府办,一年完成了三级跳,他放言,一定要把冷香儿搞到手。

冷香儿和吴礼之的房子和正好对门。冷香儿上班时,吴礼之已跑了一年新闻,当时广播站编辑室只有朱站长,编辑老李,还有顶替播音员的借用人员一中彭老师 。人手很紧 ,槽里没马,放牛支撑,一些活动全靠由快走几步就张口喘气朱站长完成,他一跑,搞个录音讲话,就是一组新闻,一连播三天。 吴礼之出现在编辑室,虽然短腿短胳膊,不像千里马,一跃千里,可跑起来像个旋风,每天采写一篇有分量的稿件,放夜编辑,消息,通讯,体裁齐全,当日新闻当日播出,一下就改变了全县人常听旧闻的老习惯,夏局特奖一辆飞鸽,专用于采访。

啊!

吴礼之只见了冷香儿一面,他就毫不避讳地对着编辑室仅有的仨人说,给他调来了个对象。吴礼癫痫病需要到医院治疗吗之一来,老李就轻松了半拉子,他很快喜欢上了这个勤奋的人 ,所以,特意叮嘱:抓紧,这家伙下手稠。

朱站长见吴礼之满档工作,每逢重大活动,如全县上三干会, 人大,政协两会,晚上的文艺演出等,就让他带上冷香儿。吴礼之工作起来更拼,更有效率,且善于出新,动辄一个现场报道,千众瞩目。正当他俩一起来电之时,石蛋蛋托人向冷香儿示爱,冷香儿没答应也没拒绝,石蛋蛋咬定青山不放松,快速靠近。

当当当!听到对面有人敲门,吴礼之赶紧开了自己的门,由于心跳心急,门夸张地掀开,搧起一股强劲冷风 ,把站在对面的石蛋蛋吓了一跳,彼此尴尬地打了照面,吴礼之只好佯装上厕所,过了一阵回房,发现石蛋蛋还站在门口。

恋爱的过程不必赘述,总之, 吴礼之,冷香儿是走到了一起。吴礼之娶了和自己朝夕相处,并肩战斗的冷香儿,一个写,一个播,单位成了他俩驿站,他俩就无比地热爱了单位,全身心投入了工作,只是,冷香儿太抢眼,打主意的人实在太多。二人世界掺进不少杂色,吴礼之不明不白遭艳闻偷袭。

……

无耻小人,用“大个子”嘲讽我?

吴礼之来了智商 ,哗啦一下明白了,再精的猴也有打盹的时候,他自嘲了句。

职工大会上,夏局对吴礼之的表扬由的长篇,高度浓缩为现在的“专业人才,大有期望”八字,这使得吴礼之看到了光明前景,他低调下来,埋头于业务,筹备一档地域特色很浓文艺节目,主持人当然是冷香儿,首播是“山歌王”郭婶婶的专访。他收拾资料,录制片头曲,呼号,给冷香儿写串词,最后决定以现场实录和播音室聊天混搭凝聚观众。

背上话筒 ,录音机,搭车到乡下,跋涉三十里,在郭婶婶居住的响山坪里搞了现场录制,经过剪辑,配乐,穿插现场解说,节目元素很丰富,前前后后忙了近两个月,就在节目准备时 ,他从老李嘴里听到一项任命,石蛋蛋成了他的顶头上司 。

通知下发到单位后第三天,石蛋蛋走马上任,第一个视察的单位是广播站编辑室,播音室,机房,还听了朱站的工作汇报。

这种情况,吴礼之最先想到的是回避,可是不行,前一二次他出去采访,这次,朱站专门留住了他。

好在石蛋蛋马上去省上开会 ,回来后,吴礼之正盘算以幽默的方式去接受石蛋蛋谈话时,这天下午,马艳用孙悟空大闹天空的精神杀入播音室,挥起慈禧太后的长指甲,铁岭市看癫痫病的专科医院在哪里去扣冷香儿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 ,并以铁证如山的事实说她和石蛋蛋乱搞破鞋,言语下流得没法听, 气得冷香儿像郭晶晶一样洒脱地就地弹跳。

冷香儿气倒了,睡在床上浑身超频率颤抖,没人播音,只好重播旧闻。第二天,局里出面再借一中彭老师。

冷香儿卷进了流言蜚语的漩涡,太多的话题,沸沸扬扬,一时间整个县城谣诼四起,风诡云谲, 异常另类,即便如此,吴礼之像个没事人一样,照样上班。

过了一月,传出冷香儿调妇联的消息,为此事,从来不与人翻脸的吴礼之终于和夏局闹翻了。

吴礼之质问夏局:“这环境,香儿还能呆下去吗?”。

“怎么呆不下去哩!”夏局和风细地解释: “事情是这样的,石副局长省上开会,给单位买了磁带,唱片 ,高灵敏话筒的同时,给冷香儿捎了一条连衣裙,冷香儿给钱,石副局长人家又不要,误解不就出现了。”

吴礼之怪怨自己不会用智慧解决摩擦,前一次,他一个幽默就把“大个子”赶出了脑海。这次就黔驴技穷了。

局务会上,石蛋蛋首先发言;“冷香儿是破例从车间一线选拔到特殊岗位的特殊人才,不要以为身份变了,翅膀就硬了。”

吴礼之一连几天阴着脸,富于喜感的豆眼发着绿色的光。

职工们希望夏局尽快做通吴礼之的工作,大家非常期待搞笑侠激活板结了的气氛。

夏局找吴礼之谈话,吴礼之说了三个字“不理解。”

“都新闻老轱辘了,一条失实的消息就让你迷失了奋斗的方向,你呀,小吴!”

吴礼之搭了眼夏局:”谎言演变三回会成真理的!”

“谎言演变三千回也是谎言!”。

吴礼之心里一热。“可是?”

“可是啥哩?”夏局说话间高高举起了左手:“这个管宣传,不会变的!”。

“一把手!”吴礼之心头一丝窃喜。

夏局看出吴礼之有话要说 ,便强调了句:“杜绝失实,维护真实。”

吴礼之习惯地上扬眉梢,豆眼里闪出喜悦,学着川话说了句:“要得”。

夏局拍了下吴礼之的溜溜肩:“冷香儿是谁也夺不走的,因为她在合适的岗位上,好好干吧,事实是会击破谎言的。”

;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jtnzx.com  儿童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